原標題:河南新財富集團被查!它參股的村鎮銀行儲戶曾被“賦紅碼”

6月18日下午,河南省許昌市公安局通過官方微信發布警情通報稱,2022年4月19日,許昌市公安機關依法對河南新財富集團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河南新財富集團”)涉嫌重大犯罪立案偵查。

第一財經了解到,河南新財富集團與近日引發廣泛關注的河南村鎮銀行儲戶“被賦紅碼”事件緊密相關。

“現初步查明,2011年以來,以該公司實際控制人呂某為首的犯罪團伙涉嫌利用村鎮銀行實施系列嚴重犯罪。目前,案件偵辦取得積極進展,公安機關已抓獲一批犯罪嫌疑人,依法查封、扣押、凍結一批涉案資金、資產。”許昌公安局稱,該案涉嫌犯罪行為持續時間長、參與人員多、案情十分復雜。公安機關將進一步加大案件偵辦力度,不讓犯罪分子逍遙法外、逃避懲罰,進一步加大追贓挽損力度,維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并適時發布案件偵辦階段性進展情況。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警方通報

靠高速公路起家、曾大舉行賄的“呂某”

第一財經調查發現,新財富集團的實際控制人為呂奕,其通過旗下遍布全國的上百家公司,先后參股、控股國內多家城商行、農商行及村鎮銀行。其中,就包括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

今年4月18日以來,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以及總部位于安徽省的新淮河村鎮銀行均因無法正常提現,引起一些儲戶恐慌。

近日,多方消息指稱,上述四家村鎮銀行的不少儲戶發現其健康碼被“賦紅碼”。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資料圖/圖文無關

雖然在公開信息中,關于呂奕本人及其發跡的資料并不多,但在河南的金融圈,呂奕卻是一個經常被人提及的“人物”,一位曾與其有過業務往來的河南金融業人士告訴第一財經,呂奕出生于1974年,雖然其將自己的國籍遷到了塞浦路斯,并自我介紹為利比里亞駐中國商務投資代表、塞浦路斯阿芙羅賽達投資集團董事長,但他的老家卻是河南南陽。

而呂奕真正的第一桶金,則是來自高速公路。2003年9月26日,河南蘭考到沈丘的蘭尉高速正式奠基,建設方蘭尉高速開發有限公司背后的實控人,正是呂奕。

這條61公里的高速,總投資24億元,呂奕也獲得了公路30年的收費權。為了融資,呂奕把高速公路收費權抵押給銀行,借到了修路的資金,之后,又把其中部分資金用于參股金融機構,然后再把金融機構的股權抵押融資,就這樣,呂奕先后參股了國內很多城商行、農商行和村鎮銀行。

不過,即便后來新財富集團逐步壯大,這些銀行的股東名單里,卻幾乎從未出現過呂奕的名字。他的蛛絲馬跡,最終出現在一些法院的判決書中。

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曾在2018年9月20日作出的刑事判決書中披露,呂奕為尋求貸款,曾向鄭州銀行副行長喬均安借款900多萬,后續,為獲取更多貸款,又行賄2300多萬,而且,兩人還一起做起了吃息差的生意,由喬均安負責搞定銀行批準,呂奕借款后再放貸給一些關聯公司。在這份判決書里,呂奕的身份是新財富集團董事長。

也是在這份判決書中,河南新財富集團出具證明稱,河南海菱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河南祺旺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河南航天家電股份有限公司、鄭州超凡辦公設備有限公司、鄭州博奧森電器有限公司、石家莊文昊商貿有限公司、南京合生和商貿有限公司、河南鼎佳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河南新世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鄭州帛玨商貿有限公司等公司均由呂奕實際控制。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視頻截圖

通過影子公司控制金融機構

上面判決書中所列的一系列“有限公司”,正是呂奕用以投資的一小部分影子公司。正是借由這些影子公司,呂奕滲入了金融行業,并且控制或大比例持股了多家金融機構。

洛陽銀行2020年年報顯示,河南海菱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為該銀行股東,持股3.53%。

天眼查信息則顯示,河南航天家電股份有限公司持有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股權,河南新世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持有民權農村商業銀行股權,鄭州超凡辦公設備有限公司則持有開封宋都農村商業銀行股權。

鄭州博奧森電器有限公司,則同時出現在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汝南農村商業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新淮河村鎮銀行等多家農商行、村鎮銀行的股東名單中。

而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的股東中,與新財富集團存在直接關聯的,卻不僅是鄭州博奧森電器有限公司,另一家關聯公司鄭州建文商貿有限公司也持有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8.125%股權。

這意味著,新財富集團通過成立多家影子公司的方式,既會通過某一家影子公司同時參股多家金融機構,也會在同一家金融機構中,同時安插多家影子公司,最終形成股權的集中,從而達到控股或者大比例持股的目的。

這也讓其中某些村鎮銀行的實際控制權到底由誰控制,充滿了懸疑。

比如,連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的大股東許昌農商行身后,就活躍著新財富集團的身影。許昌農商銀行名義上的第一大股東許昌德億田農資有限公司,也可以找到與河南新財富集團之間的關聯。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一份名為《鄭州開泰商貿有限公司與許昌德億田農資有限公司股權轉讓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顯示,2016年10月13日,開泰商貿與被告德億田農資公司簽訂《股份代持協議》,根據協議,開泰商貿委托德億田農資公司購買許昌魏都農商銀行股份702.06萬股,由德億田農資公司代為持有,股份認購款為23378598元。德億田農資公司僅為名義股東,開泰商貿公司享有實際的股東權利和收益。

而許昌魏都農商銀行正是許昌農商銀行的曾用名。天眼查顯示,開泰商貿的法定代表人閆勇間接參股余澤峰擔任法定代表人的河南浩宏機械設備有限公司。而余澤峰,則是河南新財富集團的法定代表人及持股80%的大股東。

此外,開封恒亞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下稱“開封恒亞”),從未出現在許昌農商行的股東列表中,卻能夠將許昌農商行的股權對外質押。

2016年及2018年,開封恒亞將許昌農商行2015.86萬股及6314.14萬股股權分別質押給方正東亞信托有限責任公司、華鑫國際信托有限公司,至今顯示為有效質押。

工商信息中,這家開封恒亞申報的企業電話,與前述河南浩宏公司一致。而河南浩宏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樣是余澤峰。

新財富集團正是通過這樣盤根錯節的股權公司,滲透進入國內多家金融機構,并通過旗下影子公司,成為這些金融機構的隱形股東,最終成為威脅金融穩定的不穩定因素。

延伸閱讀:

河南有銀行400億存款失蹤、儲戶紅碼 幕后老板在國外

健康碼除了用來防疫外,竟然還能有其他用途?

最近有多名網友在社交平臺稱,因為前往河南鄭州溝通村鎮銀行“取款難”的問題而被賦了“紅碼”。

暴雷的村鎮銀行儲戶被“精準賦紅碼”

這兩天網上有一批人先后反饋,自己在當地做好了48小時核酸證明,計劃去河南辦事。但剛到鄭州,填寫了相關資料后,綠碼直接變成了紅碼,其場所碼或豫康碼顯示為“紅碼、陰性”,賦碼原因為“正在實施集中或居家醫學隔離觀察的入境人員”等。

經了解,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均是河南爆雷的四家村鎮銀行的儲戶。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資料圖

他們從四面八方奔赴鄭州,本意是為了商討取款難的問題。據儲戶王先生向第一財經表示,他于6月12日中午乘坐火車從張家口趕到鄭州,計劃前往自己存錢的河南某村鎮銀行,商討相關事宜。但剛到鄭州,王先生的健康碼就由綠轉紅。

隨后他便接到鄭州有關部門的電話,要求他要么立即返回河北,要么在當地強制隔離。心里惦記自己存款的王先生不想無功而返,但又不愿被強制隔離,在進退兩難之際他撥打了報警電話,派出所給了他一顆“定心丸”:只要他返程,健康碼就可以由紅變綠,并稱是接到了相關通知。王先生被迫回家,紅碼果然變綠。蹊蹺的是,在這整個過程中,他的核酸報告一直為陰性。

更詭異的是,那些沒去過河南的儲戶,只要掃一下儲戶維權群里的鄭州高鐵站的二維碼,也會被賦紅碼。有一位沈陽的儲戶在群里看大家都在討論這個事兒,便抱著好玩兒的心態掃了河南的健康碼,結果直接就紅了。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視頻截圖

而那些同行赴鄭州的非儲戶人員,掃了后健康碼則未受到影響。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視頻截圖

14日上午,在大家自發組建的村鎮銀行儲戶溝通群中,數百名儲戶來自北京、成都、蘇州、聊城、石家莊等全國各地,他們都遭遇了“健康碼變紅”的詭異事件。

種種怪相結合起來,很難不讓人懷疑,健康碼是否被濫用在了這些儲戶身上?是否成了跟蹤儲戶們動向的工具?有儲戶認為,這是地方部門以防疫理由限制儲戶討要自己的財產,遂將這次賦碼稱為“儲戶碼”。

此事在網上已經引發了巨大的關注。

涉及40萬儲戶、400多億存款

河南多家村鎮銀行取款難的問題,最早要追溯到今年4月18日。

彼時據多家媒體報道,位于河南的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的互聯網存款突然提現困難。原本儲戶們在度小滿APP上購買上述三家銀行的互聯網存款,后因監管對互聯網存款進行整改,銀行通過短信告知,可在該銀行的微信小程序上繼續購買該行存款,可以隨存隨取,年化利率為4.1%。

4月18日起,銀行小程序、APP突然故障,客服電話無人接聽,打得通的銀行客服則建議儲戶報警。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資料圖

5月20日,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在新聞通氣會上回應,這幾家村鎮銀行的大股東,利用第三方平臺或通過資金客等吸收公共資金,涉嫌違法犯罪,公安機關已立案調查。

據媒體報道,這起案件涉及40萬儲戶、400多億存款。

背后神秘商人浮出水面

此次暴雷的四家村鎮銀行背后有一個共同的發起人——許昌農商行。

許昌農商行投資了五家村鎮銀行,分別為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安徽固鎮新淮河村鎮銀行和黟縣新淮河村鎮銀行,投資比例分別為20.5%、51%、51%、40%和40%。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資料圖

國家信用信息公示系統,許昌農商行的股權結構雜亂,共有73位股東,其中23位股東是個人股東,其余為公司持股。

媒體報道表明,河南新財富集團與許昌農商行發起設立的多家村鎮銀行都有關聯,或是“隱形”股東間接持股;有河南銀行業人士透露,河南新財富集團背后的實際控制人或為商人呂奕。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資料圖

在“獸樓處”此前的報道里,1974年出生的呂奕為塞浦路斯國籍,自稱是利比里亞駐中國商務投資代表。

2003年9月26日,河南蘭考到沈丘的蘭尉高速正式奠基,建設方背后的實控人正是呂奕,其用總投資24億元的籌碼拿下了這段公路的30年收費權。

2017年,呂奕向恒豐銀行申請貸款35億,時任恒豐銀行董事長的蔡國華親自大開綠燈,直到蔡國華落馬,這筆錢仍不見蹤影。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資料圖

呂弈的“朋友圈”堪稱豪華,既有PE基金、港股上市的大型銀行,也有注冊資本達400億元的大灣區產融投資公司。不過目前已有多家上市公司、大型金融機構與呂弈關系破裂,有的正在起訴他。

新財富集團背后的勢力范圍其實不僅僅只是眼下暴雷的這幾家村鎮農商行,其不僅持有洛陽銀行、河北銀行等地區大行的股權,還參股了至少6家農商行及村鎮銀行,至少滲透13家銀行。網易清流工作室分析認為,新財富集團可能借道某農商行及渤海信托,轉移巨額資金。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原銀監會副主席蔡鄂生因受賄被逮捕后,呂奕曾協助調查,進去了幾個月。天眼查顯示,河南新財富集團已經于今年2月10日注銷。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資料圖

據《證券市場紅周刊》了解,目前呂弈在境外以“久安電視國際傳媒集團”理事長的名頭公開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