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網圖

被吉利收購的局面基本確定, 魅族 內外也有不同聲音。看好的認為“成也 黃章 敗也黃章”,吉利對魅族控股之后,換一個話事人應該能帶來一些改變。看衰的認為,阿里曾經也帶著錢來過,但結果不盡如人意,供應鏈優勢在汽車產業上的吉利,對魅族的手機業務恐怕也愛莫能助。

作者丨林夏淅

編輯丨雷彥鵬

盧安記得自己剛加入魅族的時候,M8還沒有成型,面試時研發部總監 白永祥 拿著交互圖紙和他說,“要做一款比蘋果還酷炫的手機”。

后來,魅族M8開始全國場測,盧安向代理商們演示M8的系統,展示M8抗摔能力。所到之處,代理商都極其熱情。他深深地感受到了M8的魅力。

盧安在魅族工作過十多年。在他的印象中,這是魅族手機最開始和最美好的樣子。

M8被視為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國產智能手機。而魅族,也被當做“國產智能機的黃埔軍校”。

2015年,魅族終于突破了2000萬臺的銷量,但狂歡只維系了三年。再之后,魅族的聲量越來越小,2022年開始更是時不時傳出被收購的消息。

那個“最有靈魂的安卓手機廠商”,最終還是換了姓名。

01、魅族易主吉利,黃章變二股東

吉利擬收購魅族的“謠言”傳了半年之后,終于還是在2?0?2?2年6月1?3日變成了一紙官方公告。

公告顯示,此次交易的買方是湖北星紀時代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星紀時代”),成立于2021年9月,大股東為吉利集團,實際控制人為李書福。因此這場收購也被外界描述為“吉利收購魅族”。

交易完成前,魅族創始人黃章持有魅族49.08%的股權,淘寶持有27.23%,共同控制著魅族。

交易完成后,黃章對魅族的持股比例降至9.79%,淘寶退出魅族股東之列,星紀時代則取得魅族79.09%的絕對控股權。

有前員工曾感嘆,“說句大不敬的話,魅族要想改變現狀只能換老板”,現在老板真的換了。

此次被收購前,魅族手機在出貨量排行榜中早已淪落至“Others”。要說魅族還剩下什么有價值的東西,那無疑是 Flyme。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魅族柜臺

除了近兩年反響平淡的17和18系列,魅族在2021年推出了Flyme for Car車載系統,同時給一些車企做定制化車機系統,也靠Flyme系統賺些廣告錢。

按原有的節奏,今年4月份應該要發布魅族19系列了,但內部人士透露,目前都還沒有立項。

至于人員規模,魅族前員工表示,高峰時期公司曾有4700多人,之后不斷裁員,一開始是整個公司統一裁,但外部反響比較大,后來就換成每個月各部門輪著裁。2021年工商信息顯示,魅族繳交社保的員工只剩下547人。

不斷縮小的團隊規模背后,是日漸低落的士氣。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魅族在職員工基本沒有進行績效考核,沒有激勵,也很久沒有大領導出來說說戰略打法了。有不少想走的人選擇按兵不動,等著被公司裁員,好拿“N+1”的賠償。

盧安聽說,黃章曾和高層有過表態,自己已經沒有能力帶大家起來了,“剩下的你們能折騰就折騰起來,折騰不起來就算了”。

收購如此局面的魅族,吉利自然需要做一些改變。

有知情人士透露,魅族的很多股權還在以前的中高層手上,接下來應該會集中進行回購,吉利入股后,新任管理層需要自掏腰包重新認購股權,相當于和公司的利益進行一個強綁定。

高級經理到總監這個級別范圍,手里大概會有個300萬到500萬股,價格還未確定,但10月份或是完成回購的一個時間節點,一波魅族的“元老級”管理層屆時也將套現離場。

估值方面,2015年魅族曾獲得阿里5.9億美元投資,讓渡29.34%的股權,對應估值在130億元上下。2016年天音控股以2億元獲得魅族0.655%的股權,魅族的對應估值于是達到305億元。

盧安告訴市界,大約2019年至2021年,為了提振員工士氣,魅族內部一度打開了股權交易系統,那時候魅族已經在下坡路上走了很長一段,每股交易價格從高峰時期的2.8元跌到1元以下,但還是“有價無市”,直到后來跌倒了每股3毛錢,才有人愿意收,開始有一些交易量。

一年多以前,魅族的股權交易系統已經關閉,而關閉前的交易價格已經低至每股1毛錢,據此估算魅族當時的估值只剩下十億元有余。

但此次吉利以什么樣的價格收購魅族,仍是一個未知數。

02、短暫的狂歡,漫長的下坡路

從銷量上看,魅族的高光時期在2015年到2017年間。當時,魅族整體銷量保持在2000萬臺以上,與2014年的400萬臺左右相比,是一個飛躍。

事實上,魅族的起和落,都可以從黃章鮮明的個性中找到蹤跡。

被不少人評價為“頂級產品經理”的黃章,性格“偏執”,常年閉關,更像是一個深山里的工匠。

一位已離開魅族的老員工透露,黃章曾經痛斥公司測試部門領導,質問他為什么不多用一用,多體驗一下,在用戶交互方面做一些改進,甚至要把測試部門的名字改成測試體驗部。而在此之前,用戶體驗方面的問題一般由UI設計工程師或產品經理完成,但黃章要求全員參與用戶體驗的改進。

還有一次是在系統發布會前夕,在大家已經加班到很晚的情況下,黃章看了最終發布版本后突然說有問題,認為一個圖標有一行差了一個像素,其他人都覺得肉眼根本看不出來,結果工作人員核對后發現確有其事。

但隨著魅族從“小而美”走向更大眾化,“偏執”的另一面也表現了出來。

在魅族論壇內,黃章以“J.Wong”的馬甲,說過不少類似于“不喜歡就滾”的言論。

2018年,魅族珠海總部大樓外墻上的“魅族”Logo,被替換成了紅色印章式的“惟精惟一”——這是魅族當時的高級副總裁楊柘入職魅族后,給魅族提出的新口號。

取自古籍《尚書·大禹謨》的“惟精惟一”,在楊柘的解釋中有著“精純的技法”“精益求精的態度”“精良用心”等意味。而乾隆皇帝也曾在他的私人印章上刻下過“惟精惟一”的璽文。

有內部員工透露,他們聽說的版本是,“惟精惟一”是乾隆皇帝的印章,簡稱“皇章”,這既是黃章看中這個理念的原因之一,也讓黃章后來對楊柘倍感信任。

黃章曾兩度隱退又兩度復出。2017年復出后,黃章表示要“重新出山打造我的夢想機,去迎接魅族15周年”,后來這部“夢想機”被命名為魅族15。

但在魅族15真正上市前,黃章又在魅族官方社區現身表示“15只是多年之后回歸魅族小試牛刀,隨后的16系列才是我全力打造的產品”,被外界視為“看衰”魅族15的表態。

內部員工表示,“不是很理解老板為什么要砸自家產品,同事們大多也都有這樣的困惑”。

對于離開團隊的伙伴,黃章的姿態同樣不夠體面——有“煤油”(魅族粉絲)在論壇問起老白(白永祥)的去向,黃章回應“你想他去原價買他的pro7就好了”;有煤油提議留住人才,黃章則暗諷李楠為“廢財”,表示能掙錢的才是人才。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魅族MEIZU pro7智能手機宣傳圖

除了黃章本人的因素,魅族走向下坡路還有幾個關鍵的節點。

有觀點認為,魅族一度棄用 高通 轉而使用聯發科芯片,導致無法支撐高端系列的溢價,是其被市場逐漸“拋棄”的一個重要原因。

但李楠早在2020年就公開表示,魅族增長最高的幾年,就是堅持不用高通的那幾年,魅族和聯發科合作是vip待遇,在高通的規則里只是“二等公民”。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魅族前副總裁 李楠

2017年白永祥主導的Pro 7發布前,內部對這款機型的期望極高,大范圍鋪設了廣告,也備了相當多的貨,但有內部員工認為,以魅族當時的市場能力,根本無力支撐這種期望,所以“玩脫了”。

到了之后的魅族16系列,即魅族重新用回高通驍龍芯片的一款機型,因為在Pro 7的慘敗后吸取教訓,采取了相對保守的備貨,導致市場供不應求,后期加單的備貨又錯過了新產品呼聲最高的一段時間,最終成績也不理想。

在經歷這兩次打擊后, 魅藍 也已經被魅族砍掉,魅族的聲量明顯縮小了許多,能走的路也越來越窄。

魅族前員工表示,魅族這樣的廠商在供應鏈上需要先付錢,而像華米OV這樣大體量廠商是可以談的,對資金周轉的要求差距很大。

一些好的供應商甚至已經“不鳥我們了,因為體量太小”,尤其一些需要優質供應商配合調試、改進的細節,面臨眾多阻力。

03、未來,仍充滿未知

創始人有限的格局,公司對市場和自身實力的錯誤判斷,以及內部的斗爭,都在不斷消耗著魅族早期積累的產品口碑和團隊士氣。而這一切也推著魅族在下坡路上越走越遠。

在公告易主之前,魅族推出過0廣告0預裝0推送的“三零手機”,但很快迫于壓力回到了靠廣告賺錢的老路上;傳出過“你好,鴻蒙”的海報,被外界認為手機可能搭載鴻蒙系統,但其實只是一款智能照明產品使用了鴻蒙系統,算是一種“小聰明”的營銷方式;還在官網賣起了蘋果的定制配件,被調侃為“曾經有望挑戰蘋果,如今靠為蘋果用戶提供配件生存”。

如今被吉利收購的局面基本確定,魅族內外也有著兩種聲音。

看好的認為“成也黃章敗也黃章”,吉利對魅族控股之后,換一個話事人應該能帶來一些改變。

看衰的認為,阿里曾經也帶著錢來過,但結果不盡如人意,供應鏈優勢在汽車產業上的吉利,對魅族的手機業務恐怕也愛莫能助。

接近吉利手機的人士曾向《財經天下》表示,吉利看中魅族的是Flyme OS設計開發團隊以及一些與人機交互通信相關的知識產權,但按照李書福的風格,他只會做吉利自有品牌。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李書福

不論結果如何,變化已經在發生。知情人士透露,裁員多年的魅族,開始轉而進行擴招,希望把以前相對基層的員工找回來擴大業務,但具體的業務方向和細節仍未對外公布。

李書福實控的星紀時代方面向市界表示,本次交易尚需履行相關監管機構的審批手續,交易細節還在協商中,相信魅族會以此次戰略投資為契機,開創更加美好的未來。

待此次收購完成,首先迎來“美好未來”的應該是得以套現離場的一批原魅族管理層,以及終于可以甩掉魅族這個“包袱”的阿里。

2015年,魅族“三劍客”之一李楠拉來阿里5.9億美元的投資后,魅族雖然完成了2000萬臺銷量的對賭協議,但雙方仍然鬧的不愉快。

原因在于,當時的阿里希望在更多魅族手機上搭載自己的阿里云OS,擴充自己的生態,但魅族方面最后只有少數幾款低端的魅藍機型使用了這一系統,魅族一度被阿里指責“背信棄義”。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魅族手機魅藍3發布599元起賣

最后魅藍系列被黃章砍掉,雙方的合作更是無疾而終。阿里甚至要求撤資,雙方陷入了一個尷尬的局面。此次吉利的入局,無疑給了阿里一個徹底解套的機會。

聊起魅族,很多人還是會將其形容為“一手好牌,雙王四個二,打爛了”。

于黃章而言,對于魅族的頹勢也早已束手無策。2019年5月,他在魅族論壇上稱:“如果可以選擇,我不想做大股東,太累。”

魅族如今的命運,似乎早已經注定。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盧安為化名)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