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來源:時代財經 作者:林心林

“所有人都在催著你長大,而 迪士尼 還在守護你的童心。”6月16日,迪士尼玩家王雯在社交平臺上發了這條筆記。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與王雯一樣,在2022年6月16日這天,無數人憧憬著 上海迪士尼 樂園能有最盛大的生日宴和煙花。這是上海迪士尼樂園的六周年紀念日,但也是過去六年間最冷清的一個紀念日。

截至當日,上海迪士尼樂園僅恢復了星愿公園、世界商業商店、迪士尼小鎮以及迪士尼樂園酒店的運營,核心業務的樂園區域仍保持關閉。

自3月中旬閉園至今,這座 主題樂園 已閉園近百天。而這不只是一座主題樂園的沉寂,在其落地上海的六年間,已產生了許多與其圍繞親密的人或產業鏈。

2016年6月16日,上海迪士尼正式開園,僅運營一年就實現盈利,接待了超過1100萬名游客,遠遠超過迪士尼集團的預期,這也是迪士尼歷史上第一個開園首年即實現財務收支平衡的主題樂園。

運營三年后,于2019年,上海迪士尼全年營收達到70億元,成為迪士尼集團全球最賺錢的主題樂園。

不僅僅是迪士尼集團,中國旅游研究院的一份報告顯示,從2016年6月-2019年6月,上海迪士尼樂園固定資產投資對上海全市GDP年均拉動0.13%,樂園消費對上海全市GDP年均拉動0.21%,樂園游客的平均花費集中在1000元至2000元之間。

2021年五周年之際,上海迪士尼樂園公布一組數據:園區五年內累計接待游客超8300萬人次,實現旅游收入超400億元,實現稅收約26億元,創造直接就業崗位1.5萬個。

換言之,上海迪士尼樂園年平均收入超過80億元,這是全球任何一個主題樂園無可比擬的“鈔”能力。

“迪士尼在我心中留下了太多美好,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王雯說道。這股六年前由上海川沙鎮吹起來的風,席卷了那些與王雯一樣癡迷的玩家,還有 民宿 房東、黃牛代購等等鏈條上的人。

新粉老粉涌向迪士尼,深夜參與5000人排隊

“開園首日的震撼與快樂,如今還歷歷在目。”從畢業、戀愛、結婚,迪士尼陪伴了王雯走過了六年時光。

王雯感嘆,這六年人生進程不斷加快,但是每次一回到迪士尼樂園,就感覺仍是當初的自己。“基本上每次去迪士尼,我都是一個人去,但我一點都不覺得孤獨。”

在她的記憶里,剛開業的迪士尼設有星戰館、小米大廚烘焙坊等等,還有許多諸如白武士、鐵鉤船長、史迪仔等人物出現在園區里。“這兩年去的時候,這些都不見了,變味了,連原本一入園米妮唐老鴨拍照的地方,也遷移到了別的地方。”

與后來新推出的達菲家族等人物相比,王雯稱自己更懷念的還是迪士尼那些經典的人物,“可能是因為看過動畫片,會有不一樣的情懷。”

不過,在迪士尼樂園里,王雯最喜歡的環節是跟花車和看煙花。她告訴時代財經,有時心情低落,看著迪士尼夜晚一簇簇煙花綻放的時候會情不自禁地流淚。

“走出樂園的那一刻,我覺得我去了一趟童話。”王雯稱,在迪士尼樂園里穿什么、怎么打扮,都不會有人覺得你奇怪。

與王雯不同,讓李嘉真正迷戀上迪士尼樂園的,恰是迪士尼的動畫IP們。

“那天我第一次見到玫玫,她很主動地拉著我拍照,花車巡游的時候還朝著我比心了。”李嘉口中的“玫玫”為雪莉玫,是迪士尼里的玩偶角色,屬于達菲家族系列IP中的一員。

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在上海迪士尼營業的前幾年,李嘉更多是去純玩項目。“后來有了達菲、奇奇蒂蒂,發現和人物互動真的讓人很開心,給人很好的正向反饋,有讓你一直想去的魅力。”

“入坑”了之后,李嘉在2021年底花1300元買了一張上海迪士尼的夢幻水晶卡即年卡。“工作日調班休息,或者下班了我就會經常趕過去。”

李嘉做的最瘋狂的一件事,是凌晨四點在迪士尼園區排隊。2021年12月29日,迪士尼線下發售2021圣誕系列的“達菲和朋友們”時,引來了超5000名游客凌晨3時在園區門口排長隊。

“其實我還算比較理智的,但當時圣誕系列的玫玫真的挺好看的。”當然,最終李嘉并沒有在5000多人大軍中搶到雪莉玫玩偶。不過,那次之后,李嘉也不再執著于搶玩偶了。

關店、轉型,迪士尼不再“養活”周邊民宿

盡管迪士尼每年吸引著千萬人次,但對于游客們而言去一趟迪士尼并不方便。這座位于上海郊區東南部的主題樂園,光是乘坐地鐵從上海市中心出發都需要40分鐘至1個小時左右。

這催生了以迪士尼樂園為半徑的民宿生意。在2016年以前,這個常住人口三十余萬的鄉鎮幾乎找不到一間民宿。但當年6月上海迪士尼樂園開業之后,川沙鎮內冒出了許多民宿,巔峰期有上千間。

“其實很多都不能稱之為民宿,不過是村民將自己的房子簡單改造,像農家樂一樣。”2016年考察過迪士尼川沙鎮的民宿房東林莉說道。

與迪士尼樂園內動輒兩三千的官方酒店房價相比,周邊的民宿顯然實惠多了。上海迪士尼樂園官網顯示,自營的酒店房型分為豪華房、行政房、小套房、主題套房,不加服務費房間價格一般從2300元至11000元不等。

于是,自2016年起,環迪士尼周邊的民宿數量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長,不少裝修樸素的民宿房價在200元-300元一晚。

林莉在2017年初向當地業主盤下了一間擁有4間房源的小院,“基本上沒籌備太久就開業了,那時候民宿已經多起來了。”

據林莉回憶,當時考慮到春節假期即將到來,也不想花費太多人力物力裝修,就迅速將民宿投入接客運營。盡管如此,林莉告訴時代財經,2017-2018那兩年,民宿在一些節假日的時候完全不愁客。

但是很快,因裝修老舊、缺少特色,2019年春天,疫情還沒到來之前,林莉就關閉了這家民宿。“那時候農民房已經走不通了,一些裝修別致的民宿開始出現,競爭越來越激烈,而且訂單量明顯少了。”

朱偉的民宿則恰好是2019年6月份開始運營的,“其實我一直以來就很想創業,加上我在迪士尼工作過,有感情、也很熟悉,所以就在迪士尼附近開民宿了。”

當朱偉入局民宿生意時,當地的民宿市場就像林莉所說的那樣,已經發生了改變。“2019年市場開始有一些設計風格突出的網紅民宿,之后也不停迭代,單體規模大、設計精美的民宿基本成為了市場主流,加上疫情,很多以前的民宿產品基本都淘汰掉了。”

為了更好的地理位置和規劃,2020年朱偉將第一間民宿轉讓,重新租了一棟有12間房的獨棟房子進行設計改造。與早期的迪士尼民宿產品相比,朱偉如今名為棲夢的民宿房間單價在600元以上,屬于迪士尼周邊相對高端的精品民宿。據悉,這類型的民宿占比約為1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不過,對于朱偉這批民宿房東來說,也無一例外地與整個市場一起,遭遇疫情對旅游業的沖擊。

“在2018、2019年,很多人可能一家民宿投了近200萬元,半年就回本了八九十萬。”朱偉回憶道。但2020年之后的旅游形勢,讓很多民宿的創業者都失去了熱情,許多中途放棄了。

“回本的周期拉長很多,好一點的也要三年,我們民宿的客單價也降到了400塊錢左右。”

不過,朱偉一直在堅持,在2021年疫情防控常態化的情況下,朱偉和合伙人針對外地客流不穩定的問題,開始通過一些商業拍攝、聚會派對服務和本地化推廣,從而逐步改變民宿的客流結構。在今年,朱偉的民宿還接了女團THE9成員許佳琪的商業拍攝。

朱偉透露,民宿2021年的平均入住率還做到了82%。“反正我的心態還很好,堅信著一定會觸底反彈,現在的旅游業就是‘剩’者為王。”

在他看來,如今的民宿生意不過是從一個野蠻生長、瘋狂的狀態回歸正常。

從倒賣門票到玲娜貝兒,黃牛瘋狂賺錢

但瞄準迪士尼周邊產品的黃牛生意,卻一直處于瘋狂期。

早期,黃牛們盯上的是各種“快速通道票”“VIP票”等門票。作為全球最賺錢的迪士尼樂園,上海迪士尼在保持著超高人氣的同時,不可避免地要排長隊。節假日或周末時,游客為了體驗項目往往需要排長隊,一些熱門項目的排隊時間長達二三個小時。

瞄準商機,黃牛利用一些特殊渠道和園區服務的熟悉程度,加價售賣著一些通行票,賺取不小的差價。據悉,黃牛一度將園區免費領取的快速通行證偷換概念,轉手賣給游客,低的200元,高的能炒到接近2000元。

“剛開園的時候我也賣過幾百張票,一張都能賺四五百。”黃牛李明稱。不過,李明稱,后來迪士尼樂園抓的越來越嚴,他就轉去做見面會、演唱會的票務了。

而去年,隨著演藝活動減少、玲娜貝兒的爆火,李明轉而投入了迪士尼周邊產品的倒賣。

在衍生品產業鏈上的布局,迪士尼一直走在全球其他主題樂園前面。盡管受疫情閉園的影響,但華特迪士尼公司公布的財報顯示,截至2022年1月1日的三個月,迪士尼樂園、體驗和衍生產品收入72.34億美元,同比增長101.62%。

據了解,上海迪士尼樂園中就擁有超過 7000 種商品,其中大部分都是上海迪士尼樂園獨家商品。不僅此前推出的各種IP讓自己賺得盆滿缽滿,于2021年9月29日,上海迪士尼樂園發布了獨有的全新IP形象玲娜貝兒。

隨后,這只小狐貍會為上海迪士尼帶來極大的曝光度和流量,更成為消費者購買周邊時的主要目標。于是,與李明一樣的黃牛迅速投入倒賣的生意中。

李明也出現在了去年2021圣誕系列的“達菲和朋友們”的發售現場,雖然沒有搶到商品,但是以不到2000元收齊了三款玲娜貝兒圣誕周邊之后,李明的咸魚頁面最終顯示以6600元賣出。

2021年圣誕系列發售排隊現場,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2021年圣誕系列發售排隊現場,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不過,與加價數倍的黃牛不同,有一批專職或兼職代購則更多由迪士尼玩家轉化而來。

在今年正式做迪士尼專職代購之前,彭燕做了快一年的兼職代購。“我基本都是8.5折或者9折代買,我自己年卡購買是8折,就是為了賺個路費。”

彭燕告訴時代財經,以前并沒有這么大規模的黃牛或者代購,像虎頭達菲包這種周邊都是隨手買,甚至很多周邊都有特賣、清倉之類的。“不過自這兩年星黛露、玲娜貝兒陸續火了之后,很多周邊都供不應求了。”

彭燕索性把在迪士尼園區內的體驗時間,分了一半在世界商店代購。到了2021年末,彭燕想如果要買到稍微熱門的產品,已經需要一大早去排隊了,“沒有時間去玩了。”

不過,在今年做專職代購后,彭燕迎來了幾乎沒有收入的三個月。“靠著一些囤貨,還有固定客人賣了一點。”最近,她又開始每天花三個小時往返在川沙鎮的地鐵上了。

(除朱偉,其他受訪者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