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剩下半年的時間。”

2018年,對于南京女孩 徐茜 來說,決定是人生之中最難忘的一年。年初她正跟男友談婚論嫁,可確診了宮頸癌中晚期,男友遂離她而去。

徐茜一度心如死灰,她想到了家中父母,她是 獨女 ,如果這樣草率離開,年邁的父母怎么辦?

她不甘心只有半年的時間,不認命且倔強地說:“我偏偏要活一年……”

徐茜先后做了63次放療、30次化療,將自己的生命硬撐了4年,其中有三年的時間,邊接受治療,邊陪著父母游山玩水,只為不讓父母留有遺憾。

徐茜患癌,愛情幻滅,親情仍溫暖

徐茜的人生很苦,不過父母帶給她的甜卻很多。

她出生在南京一個普通的家庭中,爸爸的雙耳聽力不正常,媽媽有眼疾。“耳聾眼盲”的家庭組合,給徐茜的童年帶來的只有別人無盡的嘲笑,還有差點因為交不起學費輟學。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圖:徐茜

徐茜從小就很懂事,照顧父母,從來不以自己的父母為恥,雖然別人的嘲諷盡收眼底,可她沒有放在心上。

徐家 爸媽給了小徐茜很好的家庭教育,為了能讓她正常上學,去跟親戚朋友借錢,后來親戚朋友干脆資助小徐茜完成學業。

也是在別人的關愛之中,徐茜畢業后拼命工作,只為了讓父母早點過上好日子。

在職場“拼命三娘”的她,事業很快上升了一個個臺階,可她專注于工作,把自己的終身大事放在了一邊,到了30歲還沒有男朋友。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圖:徐茜

徐家父母奮斗了大半輩子,給徐茜存下了不少嫁妝錢,他們都在催徐茜早點成家。

在父母的催促之下,徐茜跟男友從相識、相知到相愛,愛情事業雙豐收的徐茜,就打算在2018年跟男友成婚。

但人生的苦難總是在不經意降臨,2018年7月,徐茜確診了宮頸癌中晚期。

這種癌癥,如果是早期發現,有90%的存活率,但到了中晚期,徐茜簡直就是在閻王那兒上了生死簿。

徐茜不接受這個結果,懷疑是誤診,在男友的陪伴之下,先后跑了6家醫院,結果都一致。唯一不同的,是剩下的時間在3個月到半年不等,還有那個負心的男友,拋棄了徐茜,轉頭不望就離開了。

徐家父母知道女兒患上了癌癥,他們的心中一陣悲戚,說:“就算是砸鍋賣鐵,也要給女兒治病。”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圖:徐茜

徐茜看到了父母的態度,突然意識到,自己遇上了大病大災,愛情遲早會走,唯獨親情,一直會陪伴在自己身邊。

“為了爸媽,我得活下來!”

她也不相信醫生所說的只能活半個月,在打算接受治療之前,她給自己定下了一個小目標:多活一天、一個月、一年。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圖:徐茜接受治療

隨著化療和放療的進行,徐茜的狀態漸漸回暖,這也給了她一絲存活的希望,但是那天價的醫藥費,就像榨汁機一樣,把徐茜一家的多年的積蓄,榨得干干凈凈。

徐家父母不能眼睜睜看著女兒陷入無錢可醫的地步,他們計劃把老屋賣了。

起初,徐茜對于賣房很是猶豫,因為老屋是父母一輩子的安身之所,為了她賣掉,很有可能陷入人財兩空的窘境,自己也有可能成為不孝女。

但徐家父母容不得女兒半點反對,為了盡快湊錢,他們甘愿低價出手。

看到父母如此堅決,賣房只為了求生的可能,徐茜心中的信念更加堅定了。

旅游,帶貨賺錢,“屢敗屢戰、屢戰屢敗”的 抗癌

徐茜第一次住院治療就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出院后,她就跟著父母回到了“新家”,出租屋。

或許是在醫院憋得太久,也或許是,在徐茜過去了30多年時間里,身為女強人的她,很少帶父母出去走走。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圖:徐茜

她萌發了一個想法:現在有了大把的時間,為什么不陪著父母出去走走呢?

所以,在沒有去醫院治療的日子里,她就跟父母一起出去游山玩水,在各地留下了一家三口幸福的足跡。

一邊是天價醫藥費,一邊是高額的旅游費用,徐茜很快就捉襟見肘了。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圖:徐茜

沒有收入來源的她,該怎么辦呢?在 閨蜜 的建議下,徐茜選擇了直播帶貨。

早在徐茜確診之前,她就有在短視頻平臺發布視頻,積累了不少粉絲。

為了能有收入來源,徐茜開始接受自己的新職業直播帶貨,并且分享自己在抗癌路上的點點滴滴。

徐茜那種“人生不言棄”的精神,感動了很多粉絲,他們稱呼徐茜為“抗癌女孩”,同時徐茜的帶貨之路很順暢,保證了自己的經濟來源。

正在大家都認為,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時,到了3月,徐茜的病情急劇惡化,癌細胞轉移到了徐茜的腋下、鎖骨,已經從中晚期演變成了晚期。

醫生經過診斷,給徐茜下了最后通牒:“可能只有半年存活期了。”

這樣的話,在剛確診的時候,徐茜聽了很多,她仍然相信,只要自己積極點,就能活一年,甚至更久。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圖:徐茜

隨后,徐茜又經歷了多次的化療與放療,她的身體遭受著一次次“摧殘”,與之前相比起來,徐茜整整瘦了30斤。

那段時間,徐茜每天都很痛苦,可她用“屢敗屢戰、屢戰屢敗”來總結,每次化療時,她都會用“不許放棄,再堅持最后一次”這類的話來鼓勵自己。

這一年的徐茜,還萌發了一個念頭,不管自己能不能康復,想要簽署器官捐獻書,只為了在生命走到最后一刻,給社會做出最后的貢獻。

但是徐茜擔心,由于自己是癌癥病人,會被不接受甚至排斥,一直遲遲沒有行動。

徐茜的最后時光

徐茜靠著自己的頑強,跟病魔做斗爭,撐過了一次次化療,也破解了醫生所說的半年存活期。

她跟父母在出租屋里,度過了2020年、2021年的春節,并且在短視頻平臺上,發布了諸多跟父母出行的旅行視頻。

2021年10月9日,徐茜發布了自己最后一次長途旅行,這一回的她,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了,癌細胞侵蝕了她的腰椎,全程徐茜坐在輪椅上,媽媽推著她走。

這一年,徐茜經過咨詢相關專家,簽署了器官捐獻協議書。而這一次旅程,也是徐茜最開心的,因為她的身邊,有那么多愛她的人陪伴著。

凡此種種,好像徐茜在為自己的人生做告別。可她曾有那么一絲希望,能度過2022年的春節。

但徐家父母因為照顧女兒,從2022年開始,身體也出現了毛病,爸爸突發心絞痛,可能要進行搭橋手術,媽媽也因為日日憂愁,患上了高血壓。

更不幸的是,徐茜因為擔心父母的身體狀況,病情再度惡化,在1月21日開始咳血了。

1月30日,母親含淚簽下了病危通知書。

2月4日,徐茜從鬼門關走了一遭,被搶救回來。

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圖:徐茜

徐茜的病情,一直牽動著65萬粉絲的心,他們一直在鼓勵著她,但是,在經過了大半個月的不更新后,粉絲們收到了這么一條新內容:

你的離去讓我措手不及,生命的脆弱讓我們無能為力,生命中有結束,只怨時光短暫,來日并不方長,后悔并不有期,親愛的大膽,一路走好,愿天堂沒有病痛。

2022年2月23日,下午5點,南京抗癌女生徐茜,把她40年的年華,定格在了這一刻,閨蜜替她發了最后一段視頻。

徐茜走了,閨蜜替她盡孝

2022年,有太多的癌癥患者離世,而且,他們的年紀大都是在最美好的年華,可他們的父母怎么辦?

對于徐茜來說,最放不下的就是父母。白發人送黑發人,無疑是這世間最痛苦的事。

徐家父母按照徐茜的要求,喪事簡辦,而她生前的朋友,在25號這天,來送了徐茜最后一程。

徐茜走了,她的父母在往后的日子里并不孤單,因為閨蜜靜靜接過了贍養父母的大旗,把徐茜的父母當做自己的父母來對待。

“你我情同手足,如今你未盡的孝,我來替你行。”

如今,徐家父母搬出了出租屋,回到了鄉下的祖屋里。

閨蜜靜靜常常去看望兩位老人,每次都拎著禮物,沒有把兩位老人當做外人來對待,并且,徐茜的賬號也在持續更新著,記錄著老人的點點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