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網易新聞 查看精彩圖片

編者按:
當地時間12月10日,“通烏門”曝出約三個月后,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終于公布了彈劾總統特朗普的條款。
特朗普的“罪名”有兩條:濫用權力和妨礙國會。這很容易令人聯想起當年的尼克松,但仍難以斷言他是否會重蹈尼克松當年被迫辭職的命運。
不管怎么樣,眾議院閃電公布“彈劾條款”,算是將彈劾特朗普的程序推進了一大步。接下來,針對特朗普的彈劾將在眾議院進行全體表決,通過后將交付參議院表決。但在大選前夕,要讓共和黨占優勢的參議院通過一個針對共和黨總統的彈劾案,恐怕并不是那么容易
至今,美國有四位總統經歷過彈劾程序,但沒有一個總統因為被彈劾而下臺。為了制衡總統的權力,美國的國父們授予國會彈劾總統的權力。但國父們在制定憲法時,并沒有看到如今的驢象之爭——在如今政治理念極化、兩黨分控兩院的態勢下,彈劾是否還能有效制衡總統的權力?此事又將如何影響明年的美國大選?這些問題只能等待未來回答。

以下為美國眾議院對彈劾特朗普條款的解釋全文翻譯

決議

因重罪與輕罪,彈劾美利堅合眾國總統唐納德·約翰·特朗普。

現決定,美利堅合眾國總統唐納德·J·特朗普因重罪與輕罪被彈劾,同時批準將以下彈劾條款遞交合眾國參議院:

以下針對美利堅合眾國總統特朗普的彈劾條款,由美利堅合眾國眾議院以其自身及美利堅合眾國人民的名義遞交,將維護和支持其因重罪與輕罪而對總統啟動的彈劾。

條款一:濫用權力

憲法規定,眾議院“應當具有獨有的彈劾權力”,而總統“因叛國、賄賂或其他重罪和輕罪,被彈劾而判罪者,應免職”。在他行使合眾國總統職權期間,及其違反“將忠誠地執行合眾國總統職務,竭盡全力,維持、保護和捍衛合眾國憲法”的憲法宣誓內容,違反“應注意使法律切實執行”的憲法職責期間,唐納德·J·特朗普濫用了總統權力,見以下事項:

使用其最高職務之權力,特朗普總統向一個外國政府——烏克蘭——請求干預2020年合眾國總統選舉。他通過一組或一系列行為完成此事,包括請求烏克蘭政府公開宣布某些調查,這些調查將會有利于他的再次競選,損害一名政治對手的選舉前景并對2020年合眾國總統選舉施加有利于他的影響。特朗普總統也尋求通過為合眾國政府對烏克蘭具有重大價值的正式行動設置與后者公開宣布其調查相關的條件,來施壓烏克蘭政府采取這些步驟。出于腐敗的、謀求個人政治利益的目的,特朗普總統涉入了這一組或一系列行為當中。在進行此事時,特朗普總統以一種危害合眾國國家安全、削弱合眾國民主程序完整性的方式使用了總統權力。他因此罔顧并損害了國家利益。

特朗普總統通過以下方式涉入了這一組或一系列行為:

1. 直接或通過其在合眾國政府內部及外部的代理人行事,特朗普總統腐敗地請求烏克蘭政府公開宣布對于以下對象的調查——

(A)一名政治對手,前副總統約瑟夫·R·拜登;以及

(B)一種由俄羅斯推行的不可信理論,聲稱是烏克蘭——而不是俄羅斯——干預了2016年美利堅合眾國總統選舉。

2. 出于同樣的腐敗動機,直接或通過其在合眾國政府內部及外部的代理人,特朗普總統將上述他所要求的公開宣布調查設置為兩項正式行動的條件——

(A)釋出國會在兩黨基礎上批準的、以向烏克蘭提供反對俄羅斯入侵的關鍵軍事與安全援助為目的的3.91億美元合眾國納稅人資金,該項目此前已被特朗普總統下令暫停;以及

(B)一次白宮首腦會議,烏克蘭總統謀求該項目以表明合眾國對于面臨俄羅斯入侵的烏克蘭政府的持續支持。3. 在其行為有向公眾泄露的可能性之際,特朗普總統最終釋出了對烏克蘭政府的軍事與安全援助,但仍堅持公開地、腐敗地催促和請求烏克蘭為其個人的政治利益進行調查。

這些行為與此前特朗普總統邀請外國干預合眾國選舉相一致。

在所有上述行為中,特朗普總統濫用了總統的權力——為了獲取不當的個人政治利益,他罔顧并傷害了國家安全以及其他重要的國家利益。特朗普總統也背叛了國家——他濫用其最高職權支持一外國勢力腐化民主選舉。

為此,通過這些行為,特朗普總統已經表明,如果繼續留任總統,他仍將對國家安全和憲法產生威脅;并已經在以一種和克己與法治精神嚴重不相容的方式行事。因此,特朗普總統應當被彈劾、審判、免職,取消在國內擔任任何有榮譽、有責任、有俸給的職務之資格。

條款二:妨礙國會

憲法規定,眾議院“應當具有獨有的彈劾權力”,而總統“因叛國、賄賂或其他重罪和輕罪,被彈劾而判罪者,應免職”。在他行使合眾國總統職權期間,及其違反“將忠誠地執行合眾國總統職務,竭盡全力,維持、保護和捍衛合眾國憲法”的憲法宣誓內容,違反“應注意使法律切實執行”的憲法職責期間,特朗普總統前所未有地、明確且肆意地挑戰了眾議院依據其“獨有的彈劾權力”簽發的傳票。特朗普總統以一種冒犯和顛覆憲法的方式濫用了其總統權力,見以下事項:

眾議院已經開展了一項彈劾調查,該調查聚焦于特朗普總統向烏克蘭政府作出的干涉2020年合眾國總統選舉的腐敗請求;作為這一彈劾調查的一部分,相關委員會發出了服務于調查的傳票,以求從多個行政部門的機構和辦公室以及在任和離任官員獲取對調查至關重要的文件和證詞。

作為回應,特朗普總統在沒有任何合法原因或理由的情況下,指示行政部門的機構、辦公室以及官員不得響應這些傳喚。特朗普總統因此利用總統的權力干涉了眾議院的合法傳喚,并擅自篡奪了對眾議院行使其憲法賦予的“獨有彈劾權力”至關重要的相關職能和裁決。

特朗普總統通過以下方式濫用了其最高職務權力:

  1. 1. 指示白宮公然藐視合法傳喚,拒絕提供相關委員會向其索取的文件。
  2. 2. 指示其他行政部門的機構和辦公室公然藐視合法傳喚,拒絕向委員會提供文件和記錄。因此,國務院、行政管理與預算辦公室、能源部以及國防部拒絕提供任何文件或記錄。
  3. 3. 指示現任和前任行政分支的官員不與委員會合作。因此,9名政府官員拒絕出庭作證,他們分別是Michael “Mick” Mulvaney、Robert B. Blair、John A. Eisenberg、Michael Ellis、Preston Wells Griffith、Russell T. Vought、Michael Duffey、Brain McCormack和T. Ulrich Brechbuhl。

這些行為與此前特朗普總統危害合眾國政府調查外國干涉合眾國選舉的行為相一致。

通過這些行為,特朗普總統試圖毫無根據地賦予自己決定有關其自身行為的一次彈劾調查的適當性、范圍和性質的權利,并賦予自己在眾議院行使其“獨有彈劾權力”時拒絕向其提供任何信息的特權。在這個共和政體的歷史上,還沒有任何一位總統曾下令徹底違抗彈劾調查,或者曾如此全面地妨礙和阻止眾議院調查“重罪和輕罪”的能力。這些對職權的濫用服務于掩蓋總統本人反復的不當行為之目的,以及試圖攫取和控制彈劾權力——并因此使眾議院重要的、受到憲法保障的獨有權力成為了一紙空文。

在這一系列行為當中,特朗普總統都在以一種有違其總統責任、危害憲政、侵害法律與司法事業并明顯傷害合眾國人民的方式行事。

為此,通過這些行為,特朗普總統已經表明,如果繼續留任總統,他仍將對國家安全和憲法產生威脅;并已經在以一種和克己與法治精神嚴重不相容的方式行事。因此,特朗普總統應當被彈劾、審判、免職,取消在國內擔任任何有榮譽、有責任、有俸給的職務之資格。